竞彩网

思政教育

IT行业故事会

【IT行业名人传记】他与御坂美琴的不解之缘

竞彩网

竞彩网:一、陈睿个人简介

陈睿,1978年生,bilibiliNASDAQ:BILI)董事长兼CEO。曾任中国最早的互联网软件企业之一金山软件联合创始人;2006年任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;后加入猎豹移动,成为联合创始人。2011年,陈睿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加入B站,推动B站的公司化运作。2014年,他正式加入B站担任董事长,任职期间,哔哩哔哩成为了中国年轻人高度聚集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。

作为佛系创业者陈睿,绝对称得上是互联网的一股清流。在B站赴美敲钟上市时,陈睿以他惯有的实诚瞎说大实话:佛系创业者也能上市,上市之后不看股价就行了。上市这么快的原因是,我想快点做完,安心回去干活,所以我们流程推进得也比较快,也没有什么动静。

没有滴水不落的公关腔调,实诚随性得让人很难相信,这样的话,竟然出自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之口。不过,这就是陈睿,一个执掌着二次元帝国的佛系创业者。

图1 B站上市

竞彩网:二、好哥们王小川

1978年出生的陈睿,在不惑之年,可谓是收获颇丰。先是带着B站赴美敲钟上市,随后又下一城,与动画制作公司合资创办哆啦哔梦公司,并担任董事长,可谓是名利双收。

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有两个,第一是选择,第二是圈子。走在这条渐走渐宽的康庄大道上,陈睿总是提到两个耳熟能详的名字,一个是好兄弟王小川,一个是恩师雷军。

陈睿与王小川,绝对算得上是互联网上一对画风清奇的兄弟,一个高喊搜狗不上市就不找女朋友,一个直言B站这么快上市,是为了安心回去干活。

图2 陈睿与王小川合照

除了互相站台之余,热心的王小川不忘给陈睿支招。2017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,王小川一直给陈睿洗脑,如果B站使用AI技术,市值能涨10倍!就是因为你不是一家AI公司,我给你提的建议可以让市值涨10倍。你公司有人工智能技术部队。阆,如果有一家互联网公司还有移动应用部,它肯定不是一家移动公司。一旁的陈睿连连应答,对的,你说得对!,陈睿看着王小川冷不及防地来了一句,B站的超级会员是需要答题的,能发弹幕,必须先答100到题……搞得王小川一脸茫然,会意过来后,他略带鄙视地说,别看我,别说100道,3道我也答不了。

诚如中关村才女梁宁所言,老友就是用来刷着玩和添堵的。陈睿与王小川这对老友,从高中互刷到现在。

我记得王小川向我讲解什么是格式化,讲解什么是MODEM。我学完BASIC之后本来想学习PASCAL,他建议我直接学C语言,于是我在94年就开始用C编程。陈睿回忆说。

有时候,放学后陈睿与王小川结伴逛电脑城,只不过大多数时候都只能望洋兴叹,因为当时硬件的价格非常昂贵,一块166CPU就要卖6000元,这相当于一辆轿车的价格。

正所谓富有富的玩法,穷穷的门道。他们想到了一招,相互交换复制软件和游戏,这是一个双赢的招数。

高考时,学霸王小川跑到北京,从清华大学一路奋战到搜狐,而陈睿则留在了成都,后来加入金山软件成为雷军的技术助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图3 陈睿

竞彩网:三、执掌二次元帝国

明代文人张岱曾言,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。不同于王小川对搜索引擎这种高端技术的痴情,陈睿的癖好是二次元。直到现在,陈睿被问得最多的话题莫过于你怎么去做B站了?不论怎么看,这位外表成熟稳重的70后技术大叔,一点都不二次元。

但在刀光剑影的互联网混迹,总要有点情感寄托来作短暂消磨。陈睿发现B站的时候,他还是雷军的部下,只不过中途经历出走与回归,他早已转正,从雷军的技术助理晋升为金山网络(现猎豹移动)副总裁。

带着一个铁杆粉丝的崇拜,陈睿主动联系上B站的创始人徐逸。在一间脏乱的民房里,他与B站创始团队第一次见面,对于这支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团队,他被他们的热情与执着震撼到。

聊到凌晨3点,陈睿决定投资B站并担当顾问,就这样开始了与B站的故事。关于这次投资,陈睿用四个字形容:无心插柳。我当时加入B站,完全是个人爱好。可是故事发展到后来,已经超乎了陈睿的想象。这位猎豹第三号人物,竟然会因为这样一个摆不上台面的业余小爱好,而放弃价值不菲的猎豹股权,当时在纽交所上市的猎豹移动市值有30亿美元。

有人说陈睿疯了,但其实陈睿无比冷静,他只不过是想像恩师雷军一样,做一个自己理想中的公司。他一直忘不了,第一次走进初创的小米公司的情景,当时雷军对他说,小米有可能会成功,也有可能会失败,但我想做一家我理想中的公司。

对于陈睿的加盟,B站的小伙伴们纷纷挥臂欢呼,一致认为他是带着火把来的,能把B站搞火。事实上,也是如此。自从2014年入主B站后,B站开始从边缘产品慢慢成为各大媒体报道的对象,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追捧。截至2017年底,B站注册会员已经达到3160万。只不过,B站的商业变现之路走得战战兢兢,陈睿往游戏、广告、UP主商演、直播、周边商店、付费观看、投资等领域走了一遭,据招股书披露信息显示,B站在2017年净亏损1.01亿。

B站的盈利问题就像一把刀,架在陈睿的脖子上。对此,陈睿本人却非常乐观,他说,我觉得B站的变现还处于非常早的时期。

站在今天来看,冷静从容的陈睿与B站已渡过当初艰难的时期,而再看向明天的B站,相信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!

19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四班 谭中圣

竞彩网-竞彩篮球比分直播